当前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发展

网络语言是如何产生的?有何特点?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传播》 发布时间:2021-02-20 浏览次数:1

网络语言是语言在网络领域的应用,由于网络语境的独特性,语言产生了特殊变体。换言之,网络语言是语言为适应网络特质而做出的调整和适应性变化,因此具备了独特的规律性特征。


01
三个角度理解网络语言


随着网络社会的崛起,一切都因互联网而再结构化,人类的文化活动、文化方式、交流和传播方式、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都在发生深刻变革,语言作为承载人类交流与传播的最基本手段,更是受互联网影响最直接、最深的社会元素。

反之,网络语言的发展也展现出超乎寻常的势头,表现出远超“领域语言”的巨大影响力,对社会生活产生深刻反作用力。

从语言角度看,网络语言就是受互联网影响的语言,是特殊物质条件下、以特殊方式呈现的特殊语言形式;从文化角度看,网络语言现象代表着社会的变迁,蕴含着深厚的文化意义,是网络文化的承载者和表现符号。

通常,网络语言可做三种角度的理解 , 一是狭义理解,指随着网络和电子技术发展而产生的,过去不曾有过的新术语、专业词汇和特别用语,比如“登录”“主页”“域名”“电子商务”“网红”“5G”“大数据”“区块链”等;二是中性理解,除上述新术语外,还包括人们在互联网媒介上进行交际时所使用的语言新形式,包括语音、词汇、语法变异而成的词、句、言语和文本,以及新的副语言形式,比如构建符号、表情包等;三是广义理解,泛指一切产生于互联网技术条件的、具有网络特色的音、义、词、句、文本、图片和音视频等。

我们认为,一切具有网络特质的语言现象,都属于网络语言研究范畴。网络特质体现为产生、应用和传播的特殊性,具体到网络语言,就是在互联网上瞬间产生、爆发式蔓延,并迅速被广大网民知晓、接受、复制使用的新词、新义、新模态、新结构。

image.png


02
网络语言的特点


互联网与网络语言浑然一体,互联网传播的特殊性,构成网络语言产生和传播的独特性。

在制造者、使用者、使用目的、使用特点、使用渠道和使用方式都发生变化后,网络语言具备以下明显的特点。


01
简化性

网络语言通过网络传播,多数靠键盘敲打出来,带有“键盘语言”“手聊”的特色,受制于输入法、打字速度等条件,为求同步互动,“求省求简”成为网络语言形成和使用的基本原则,以满足非面对面交际的及时性。于是网络语言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化,具体体现为大量使用缩略词语、字母缩写词、拼音简化字词,以及更多使用短句(比如非主谓句、省略句、简单句)和短文。


02
流行性

语言是社会的镜子,社会生活中的新事物新现象,总是需要新词来表达。网络是最时尚前沿的领域,网络上新事物很多,时尚新潮成为网络语言的典型特征之一。网民必须抓住并理解网络传播的新潮流,否则难以顺利进行语言交流,且会产生出局感。网络语言不仅代表新人新事,而且其结构形态也体现出规律性的时尚多变、夺人眼球。但是,时尚也意味着会过时,所以,网络语言又是更新快、寿命短的,具有一次性特点。许多网络词汇我们还记忆犹新,如克隆、山寨、伊妹儿、大哥大、偷菜等,但早已失去活力,逐渐淡出应用。


03
通俗性

网络是一种大众参与的媒介平台,在这里,交际是直接的,但交际形式却是非直面的,网络媒介为交际提供了屏障,使交际可以躲在各种终端后面不露面,具有藏匿性和匿名性。因此,交流可以抛开禁忌、随心所欲。网络体现个性、开放性、兼容性、多元价值取向,这些特点也直接体现在网络语言中。


04
娱乐性

网络是一个娱乐空间。消遣与轻松,是人们上网的最大目的之一。因此,网络语言也带有明显的娱乐性质,在网络中盛行着文字游戏化、语言娱乐化、表达狂欢化。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来阐释网络语言特性是贴切的,狂欢节的主要特征包括宣泄性、颠覆性、大众性和平等性。网络语言也充满了这些特点。


网络语言充满活力,但大部分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在一段时间的井喷式产生、传播、使用之后,往往就会被更新的网络语言所取代,多数都不能约定俗成进入标准语词典。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生命长度有限,网络语言的使用量却很大,短期内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容小觑。

目前,网络语言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多数网络语言并不符合现代汉语的语法和语用规定,因此有必要对其使用群体,特别是青少群体进行有关网络语言的普及教育,帮助其具备识别网络语言、正确运用网络语言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进行规范和引导。
03
网络语言的形态特征


当汉语遇到互联网,产生了大量流行新词语,而这些新词语具有独特的形态特征,打破了传统汉语文字的基本模态。网络语言主要可以分成以下几种形态类型。


汉字类


汉字类网络新词语是指用汉字形式书写的网络词语,这类词语又分为新造词和旧词新说。

新造词:是传统汉字里没有的词和义,往往表现互联网时代的新生事物,例如“大数据”“区块链”“融媒体”“网红”“带货”;或者是从外语直接谐音转化而来的新词:粉丝(fans)、酷(cool)、奥特 (out)等。


旧词新说:指传统汉字里有表达但在网络时代换了说法的词语,借用隐喻转义的修辞手法,换种新方法说旧事,即所谓新瓶装旧酒,如“配角”叫“打酱油”;“哥哥”叫“GG”;“旁观者,事不关己者”叫“吃瓜群众”;“女孩子”叫“小姐姐”;“妈妈”叫“麻麻”;“待在家里”叫“宅”;“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叫“佛系”;晚辈叫“后浪”。也有由方言谐音而来、将错就错的词语,比如大虾(大侠)、菇凉(姑娘)、镁铝(美女)、童鞋(同学)、小公举(小公主);还有模仿方言合音吞音而成的词,如造(知道)、表(不要)、酱紫(这样子)。


除了新造词和旧词新说,还有第三种类型的汉字词,即旧词旧义焕发新活力。例如,每年腾讯推出的十大网络热词,有一些常规词语,但因表达了当年的热门事件,上了热搜,被称作“热词”,比如 2019 年度热词“垃圾分类”“减税降费”“波音 737”“科创板”,2020 年度热词“摆地摊”“乘风破浪”“北斗卫星”等。这类词语,不是新词,也没有变异,只是具有特殊内涵的新事物新现象,但是具备网络上极速传播、海量应用、广泛流行等特质,因此,我们认为,也可以将之归于网络语言研究范畴。


汉字类网络词语的构造丰富多样,单音词、双音词、三音节词、四字成语性词汇、五字词组、网络流行句等一应俱全。单音词频出并独立成句,是网络语言的一大特点,比如“潮、囧、顶、怂、丧、宅、刷、燃”等。

双音词是网络新词语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如“吃鸡”“种草”“躺枪”“扎心”“码农”“真香”。

三音节词语如“打酱油”“蹭热度”等,其中,成语性缩写结构极具特色,例如“我伙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城会玩”(城里人真会玩)。

网络四字缩写结构也很多,如“喜大普奔”(喜出望外、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不明觉厉”(不明白但觉得厉害)。

网络词组和短语如“编剧式观影”“皮一下很开心”“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等。


数字类


数字词是指利用阿拉伯数字来表达语音的网络词汇,也就是数字谐音,这是网络语言的创新表现。

数字谐音的书写,显然比汉字输入要简单得多,是语言经济性原则的体现,例如 88代表“拜拜”(再见),520(我爱你),3344(生生世世),98(酒吧),246437(爱是如此神奇),7456(气死我了),1573(一往情深),59420(我就是爱你),6666(溜走、顺),233333(大笑),7 饭(吃饭)等。


字母类


字母词是指用汉语拼音字母或者英文字母来表达意思的一类网络词汇,也是受简化和省略原则驱动的结果。字母词主要由汉语拼音首字母缩略而成,取汉语拼音的读音而成。例如 BD(笨蛋)、PMP(拍马屁)、GG(哥哥)、MM(妹妹)、LP( 老婆 )、xswl( 笑死我了 )、ssfd( 瑟瑟发抖 )、nsdd( 你说的对 )。

字母词也有不少来自外语字母的缩略,或直接使用,或与汉语拼音联合使用,例如 btw(by the way,意为换个话题 ),OMG(我的天),TOP( 上榜的 ),打 call(支持,力挺),freestyle(即兴发挥),diss( 蔑视 ),you can you up( 你行你上 ),nbcs(nobody cares,意为不感兴趣 )。

虽然数字类符号、字母类符号解决了简省和快速的问题,但由于超越了传统构词惯例,给读者解码带来很大困难,使汉语变得晦涩难懂。


表情符号类(表情包)


表情包被网友称为中国“第五大发明”,是具有时代特色的网络语言新符号,开创了人与人之间互动交往的新纪元。

image.png


表情符号从最初的键构符号到图片符号,再到动态表情符号,揭示了读图时代、视频时代的到来。表情符号一开始是取代身势语,作为副语言形式出现,但是应用越来越广,很快便超出了副语言的辅助功能,甚至经常超越文字,成为使用频率越来越高的表达手段。

虽然网络表情不是中国人的发明,但表情包文化却成为中国的一种流行文化,成为中国年轻人的新语言。

表情包无异于网络时代的新兴词汇,丰富了传统语言的词汇系统,既满足了网络语言的经济性原则,又形象生动、一目了然、富有视觉效果。从目前常见的形式上看,表情符号主要可以分成以下几种类型。

image.png


01
键构符号

键构是计算机技术还未能产生足够的生动图片以取代词汇时的辅助表情符号,又称第一代表情包。利用现有的符号基础,拼装出象形的键构符号。键构符号可以算是第一代表情包,它们已经被更加生动的图片和动态图包所取代。


02
静态和动态表情包

如今,互联网上各种类型的网络表情符号铺天盖地,标志着视觉文化时代的到来。表情包是虚拟语言,是“图像句子”。表情包的出现,表现出网络社交时代人际交流方式的改变:由文字沟通向表情沟通转变,由文字到图像、由知觉到感官的跨越。表情符号形象生动、寓意深远,具有极强的表现力,成为不可或缺的交流工具。


人际传播的大量信息其实是通过非语言符号传递的。表情包这种另类网络非语言符号,其实是人类身体的延伸,取代了表情、身势、语调、肢体等副语言方式,现成身体和场景的虚拟同步。但是,表情包又不仅限于对副语言方式的替代,它的意义和功能实现了夸大和延展,衍生出多重文化内涵。

近年来,各种表情包制作软件的出现更是推波助澜,让人们可以用自己的照片图片制作个性化的表情包。表情包的优势不言而喻,相较于刻板的文字而言,它简洁明快、生动形象,能更好地活跃聊天气氛、表达情绪。

而且,作为一种非语言交流工具,表情包极大地方便了人们交换信息和传递情感,使人际交流更加便捷和省力。

但是,表情包也带来一些负面隐患。如部分表情包带有戏谑、自嘲和搞笑色彩,且构图夸张,比较浅薄;表情包文化具有的假面性,容易让真实情绪被屏蔽,使交流缺乏真实的社交体验。


来源:《网络传播》杂志

河南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 河南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邮编:450008  豫ICP备17047339号 技术支持:大河数字
  • 二维码 手机站
  • 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